你上次编辑的词条“”还未发布,赶快去处理吧! ×
故事库-中国往事  > 所属分类  >  文化建设   
[0] 评论[0] 编辑

30年,他从农村木匠成长为摩天大楼塔吊安拆专家

除了117大厦,近年来陈金国带领的塔吊工团队,还参与了广州西塔、上海环球金融中心、北京中国尊、央视总部大楼、武汉绿地中心等诸多摩天大楼的建设。

CgrZEl0yq2CAKqYmAAEgzfHv7jo598.jpg

“爬塔吊就像爬树,只不过是在空中爬。”说起高空塔吊作业,陈金国轻描淡写。作为摩天大楼塔吊安装、拆除工作的“指挥官”,50岁的陈金国所爬的塔吊,常常高悬于城市上空数百米。

在正施工的中国结构第一高楼——天津117大厦项目中,陈金国担任塔吊拆除班长,他所要拆除的塔吊,离地面足有600米。除了117大厦,近年来陈金国带领的塔吊工团队,还参与了广州西塔、上海环球金融中心、北京中国尊、央视总部大楼、武汉绿地中心等诸多摩天大楼的建设。

目录

塔吊安拆需要胆识编辑本段

从湖北大悟山区的农村木匠,到建筑工地上的塔吊工,再到摩天大楼塔吊安拆专家,陈金国用了30年的时间。

塔吊是整个建设过程中最核心的力量,小到一根钢筋、大到数十吨重的钢架,所有的施工材料都要通过塔吊运输到高空作业面。

在摩天大楼的建设中,塔吊工常与飞鸟相伴,脚下便是城市。“不是谁都能干这个活的,要胆大心细。”陈金国说,塔吊运输的施工材料通过驾驶窗前,操作如果出现1厘米偏差,就有可能在空中造成很大的摆幅,影响施工效率甚至造成安全事故。

而塔吊安拆工作更需要胆识。

在天津117大厦塔吊拆除作业中,硕大的塔吊高悬于600米的空中,拆除工作极其困难。陈金国介绍,拆除塔吊采用的是以小拆大的办法——用小一点的塔吊将大塔吊拆除后的各种部件吊下来,再用更小的塔吊去拆较小的塔吊,直至最后用擦窗机搬运小塔吊的部件。

到达拆除塔吊的顶部需要顺着塔吊凌空攀爬将近100米的距离,作为班长,陈金国每天至少得攀爬两到三次。作业人员到塔吊大臂端头进行拆除作业,在只有不到1平方米的作业面施工,低头就能看见600米高空下的建筑物,想一想都让人两腿发软,而陈金国却在大臂上平稳行走,如在平地一样。

享受在空中作业的感觉编辑本段

1987年,中建三局对口扶贫,到农村招工,他成为中建三局二公司设备管理公司的一名木工。有一次,他趁别人不注意,一口气爬上了塔吊。“当我爬到顶端时,眼前豁然开朗,地面上的建筑变得很渺小,这种感觉很奇妙,那时候我就决定做塔吊工作。”陈金国说。

现在,陈金国成了塔吊班长,每次作业,他仍攀爬在最前面。“我在地面上指挥也可以,但是不上来总觉得不放心。”他说。

“刚开始干时我啥也不懂,接触到新设备,我就向生产管理部门要来说明书、图纸等材料,利用业余时间多琢磨多学习。不明白的地方就向专业队和厂方请教,一旦发现有人处理设备故障,我就主动去帮忙。”陈金国称自己是在实践中摸爬滚打,练出来的技能。

凭借这股拼劲、钻劲,如今在专业技能方面,从机械设备的运行原理、特性到排查处理设备故障,陈金国都了然于胸。

“老陈做木匠时经常用吊线锤来测水平度和垂直度。如今,经纬仪等高科技设备可以测量水平度和垂直度,却不如他手中的吊线锤细钢丝精准。”同事陈柏斌对陈金国做事时精益求精的态度非常佩服,“要知道,一般使用经纬仪控制水平度偏差在正负5毫米以内,而老陈使用吊线锤细钢丝能将水平度和垂直度偏差控制在正负2毫米以内!”

陈金国享受这种在空中作业的感觉。在近30年的工作实践中,他不断总结经验,参与研发的“倾斜复杂高层建筑施工超大型塔式起重机综合应用技术”获中建三局科学技术奖三等奖,“大型动臂式塔机安装拆卸和爬(顶)升工法”获评国家级工法,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塔吊安拆专家。

目前,陈金国已经参与拆除300米以上高空塔吊近100台。正在施工的天津117大厦项目,是他第一次在600米以上的高空作业。

“我觉得我天生就是干这个工作的,我的梦想是挑战更高的塔吊安拆工作。”陈金国说。


附件列表


0

故事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如果您认为本故事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

上一篇 费俊龙:在征服宇宙的大军里 每一步都在向生理极限挑战    下一篇 陈晓磐:把“赖村”变为模范村

标签

同义词

暂无同义词